<strong draggable='kzaj57'><i date-time='nf2up78'></i></strong>

    <dd date-time='3vyn5c'></dd>

      發布時間: 2020-08-05   來源:    字體+ | 字體-

          (賀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吳顯烨)村委坐落在半山腰,村民們大都在相對平緩的“小盤地”裏建房;全村林地面積總共46653畝,人均28.5畝,耕地面積總共189.14畝;人均面積0.12畝;從公會鎮政府驅車,爬過層層山腰,走過片片樹林,一個多小時才到茶坪村村委……自治區級極度貧困村桂區公會鎮的茶坪村除了山還是山。

      “多年以前,村裏和外界幾乎是隔絕的,我們出去一趟困難,外面進來一趟更難。”茶坪村村支書盤亞鋒村談起裏沒修硬化水泥路前的狀況,那時候茶坪村沒有什麽産業,村民除了種植基本的糧食,唯一的經濟作物隻有杉樹。“一方面,有的村民思想觀念落後,缺少技術技能,發展意識不強,另一方面,不通水泥路,農産品也運不出去,無法轉化爲經濟優勢。總體來說,以前村民的生活都非常貧困。”盤亞鋒繼續說。

      脫貧攻堅戰役打響後,扶貧幹部們走進了茶坪村,在外事業有成的村民也回到了家鄉,在他們的帶領下,茶坪村逐漸有了變化。

      要緻富,先修路,對于茶坪村來說更是如此。“這條路要是通了,村民出行做事就方便多了,我的蔬菜、木材、禽畜等就好運出去了,真是一件大好事……”幾年前,茶坪村野桂尾屯9組的貧困戶趙土勝發出感歎。而今,茶坪村村委到桂尾屯9組的路已經修通了。

      公會鎮到茶坪村村委的水泥硬化路是在2014年開始修建的,2016年整條路基本修好,路基寬6米,路面寬4.5米。在村路修建好以後,茶坪村委到其所屬的幾個自然村也在開工。2019年底,茶坪村9個自然村中有6 個通了水泥路。

      路修通了,村民們在家脫貧緻富就有了希望。2018年5月,平桂區公會鎮茶坪村擔任第一書記覃尚忠經深入調研,發現村裏的氣候、土壤非常适宜種植中草藥,其中羅漢果市場前景廣,種植收益高,于是他邀請了一家生物科技公司的技術人員到茶坪村考察羅漢果種植的可行性,同時給村民進行專業種植技術培訓。如此,茶坪村産業就慢慢就發展起來了。就在2018年,羅漢果産業給帶動了茶坪村15名貧困戶就業,當年種植收入就有20萬,2019年增加到了50萬。

      農副産品産出後,村民還得面臨銷售難題扶貧扶貧幹部們又“支部+企業+代購點+農戶+農産品”的模式,在茶坪村建立了一個農副産品代購平台。村民可将自家生産的中藥材及筍幹、蜂蜜等農副産品均可集中運送至代購點,再由代購點與訂單企業或個人對接,村民農副産品銷售渠道暢通此後,茶坪村越來越多村民願意發展産業了。

      茶坪村的自然優勢是巨大的,大家靠着大自然的饋贈慢慢擺脫貧困。脫貧攻堅開展以前,村民李進軍隻能靠着種植杉樹賣點錢,生産周期長,銷售又困難。“現在,我和村裏的兄弟一起養了近40頭牛,自己又單獨種植了七八畝羅漢果,一年下來收入得有個10來萬。”如今的李進軍,不單單脫了貧,還慢慢走向了小康。

      曾經,茶坪村豐富的山地林地資源沒辦法利用好,一旦開發,這些資源就成了村民的緻富法寶。2019年,茶坪村培育了盤亞鋒、李進軍、鄭亞情3名貧困村創業緻富帶頭人,同時這3人也是村裏的産業指導員,指導村民發展種養殖等産業。2019年,茶坪村全村建檔立卡貧困戶243戶中,除1戶完全喪失勞動能力(生活自理能力)或全部勞動力均長期外出貧困戶外,全村“3+1”特色産業覆蓋率100%。

      茶坪村的改變,不僅體現在收入上,更體現在方方面面,村民李月平對此深有感觸。30年前,他到公會鎮讀初中,要走上五六個小時,早上出門下午才到學校,他常常一兩個月才回一趟家。不僅如此,因爲山高路崎,路上不是密林就是懸崖,李月平那個年代的茶坪人上學還面臨着各種危險。“現在不存在什麽危險了,我的孩子現在即使到市區的中學上學也才要3個小時。”思想的開放使得李月平把小兒子送到了一個私立中學:“學校管理嚴格一些,我放心,我總不能再讓孩子和我一樣吃沒文化的虧。”李月平說。

      茶色濃濃映古寨,坪上蔥蔥見珊瑚,茶坪村的變化到處可見。2015年精準識别時全村建檔立卡貧困戶243戶1344人,貧困發生率71.3%,2019年底剩餘貧困人口數隻有23戶136人了,貧困發生率降低爲8%。“我們再加把勁,保證今年實現整村脫貧。”茶坪村第一書記覃尚忠說到。